Arton

写不出东西来了

北方第一次迎来了雨季
晾不干衣服
好讨厌

疾病

孤独不过是
被我玩腻的童仆
混合着尖锐的嘲笑
吊死在云际之间

.

今天也没有人可以思念
无法鲜血淋漓的活着
是我心头的疾病

平庸

说钻石最高贵
可钻石也成千上万颗
人们总追寻特别
可特别也大致相同
如钻石 一个共有的名称
你给我的
也不过繁星中的一颗

该如何

风声如轮齿割锯
扭曲电波的嘶鸣
灰色纱雾伸出爪牙
觊觎未满之月
铺满灰尘的道路上
沉默的书本依然不语
非众生的术语 无法教诲
依旧犹豫 看不破终局

人能够使自己精神的自主行为
就是让自己痛苦

活过来吧,方漪璘

当没有灵感的时候
我就会想
我死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变作灰色的鸟儿
浮出黑暗的城市

化成银色的沙尘
在夜风中消弥

当我在沉默中失语   

当我忘记真实自己    

当我独行于高阁之上
我应当被世界抛弃

当我想象你的脸庞
我应当向你跑去

当我努力忘记
我应当回忆

当我逃避
我应

将一切理智焚烧殆尽

平庸

穿着迷彩的眼睛
车窗后凝视着的天空
被迷茫的雨珠装点
遗失了炎热的痕迹
仍旧被束缚 在狭小的时空

化作暴风中疾驰的黑豹
从海岸线的公路
践踏黑夜 摧毁思考
睁开火石之眼
向沉默宣战

纠缠 纠缠
刺耳的声音 向谁呼救
被理智驱使着
走向索然无味的终焉

时间会解救你的……大概
就像它曾经解救我

感情冲动的堆积体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