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如果能笑着接受一切真实,仍带有感情地活着

回家了,一看到熟悉的土地和人们,也变回原来的自己。在北京的三个月,潜意识仿佛自动为我竖起一面墙壁,隔绝了内置敏锐的观察力,让所有感觉都变得模糊起来:思乡、爱恋、同情心,自动蒙上一层淡然的皮囊。当我烦恼着:不会以后都这样了吧…这时候一切突然又变了回去,这才明白自身适应环境的能力有多强。
在北京,老师问我许多问题。当时我没能做出本心的回答,即使事后反复回想也无法说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仿佛一切想法都和自己的真实情绪断联。回到家乡之后,原本的情感恢复了,那些困扰我的答案理所当然地出现。只能说是我的潜意识为了防止受伤,自动为自己营造了对外人格,甚至蒙骗了自身的本体。当我写下这些种种不合现实的事实之时,突然明白了自己最害怕的东西。
曾经有一个人问我最害怕是什么,我没有回答,他亦没有回答真实答案。现在我明白,我们两人最害怕的是同一种东西,而我们都因为过于害怕,潜意识封锁了言语的出口。
我们都害怕,在异乡被人窥探到自己的内心。

评论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