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一人之下同人】/【道长你走!】 王也x女主

第一二回http://xixi2000hi.lofter.com/post/1d095f2c_128f3dc5
第三四回
http://xixi2000hi.lofter.com/post/1d095f2c_1290676c
为了让大家不断顿儿,特此将前情放在这里啦!
祝食用愉快٩( 'ω' )و
  
———————正在协助女主逃命的分界线————————

                                                  •5•
     她终于还是见到了他,只是地方不对。
    在碧游村的小河边, 逐温感到那人的目光落在自己后背。她思考了几千种初遇应表现出的神态,结果还是落败。
     她从煞上感到是那个人,回头去看,他突然变了另一副模样。她不由自主地愣了。
    龙虎山上那副闲云野鹤,看破红尘的悠然神色已被什么磨削掉,取而代之的是拘谨和谨慎。

     呵,怕是体会到人间辛苦了。

      他是为什么而来?她问不得。
      他自然不认识她,这样甚好。谢过别过,相忘两清。
      可她没下山,只是躲在暗处注视着他。既然见了,她不能让这傻蛾子去撞马仙洪这油灯。
     只要这事了结,她马上退出异人界。之前卖药攒下的积蓄,也够做点小生意,过平常人的生活了。

    可王道长的确是天赋神力,终究没用她帮忙。
     不过她倒是阴差阳错地帮了张楚岚。张楚岚中蛊毒针的时候,她上前喂了几滴天一神水给他,却为自己打开了灾祸的大门。

 
                                        •6•
  话说周逐温好不容易躲着哪都通下了山,在县城边缘的小树林被一群穿黑衣的人团团围住。
  “切,好久不见啊,各位姐妹们,”周逐温呵呵笑了,“看来你们有听我的建议,换了一身衣服啊。”
  这群穿着暗黑朋克风格的黑衣黑裙的蒙面人,都是神水宫弟子。之前她们更可笑,居然是穿着古代刺客的黑衣服来的。杀个人都这么扎眼,要不是逐温好心提醒,说不定她们早就进局子了。
  
  “少废话,周逐温,今天你走不了了。”一个同门指着她的鼻子说。
  
  唉,每次都是这句话啊。
  “好好好,既然来了我就帮你们活动活动筋骨……不过…一会儿要是手筋脚筋断了,我可不负责医疗费哦。”
  
  “这次可不一样,逐温师妹,”另一个比较文静的声音说话了,“你在碧游村滥用天一神水可是有目共睹,现在我们已经报告师父,这次你要被神水宫通缉了。”
  
  这些家伙…原来一直在村里盯着我?可以啊姐姐们,你们的潜行术又进了一阶。
  “嘁,有什么不一样。无论是死于你们的私仇,还是死于家法,不都是个死吗?”周逐温不屑地说。
  
  “家法?哈哈,你这样的叛逃败类也配!”一个师妹放肆地笑起来,“你的下场会很惨,但家法?想都别想,那是给正派弟子准备的。”
  
  唉,这帮人是真的不擅长搞暗杀。尤其是动手之前这么多话这一点,也太天真太正派了。
  真正的暗杀应该——是这样的!
  
  “万象更新——内景,开!”
  
  地面震动了一下,无数树根破土而出,把这些蒙面人缠成了寿司卷。
  万象更新,才是周逐温真正被同门嫉妒与暗害的缘由。万象更新能将自己的内景与现实融合,让周围环境根据自己的想象改动。
  言简意赅,她想什么就能有什么。
  她能创造一切,也能毁灭一切,这着实是不亚于八奇技的可怕技术。
  
  “唉,姐姐们,别再来找我了。”周逐温唉声叹气地准备离开。
  
  “你等着周逐温,会有人要你命的!”师姐破口大骂道,“你到死之前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好,我等着。”
  周逐温转身向树林外走去。
  还没走到树林边缘,几个人迎面而来。他们穿着少数民族的服饰,带着布裹的头冠。
  这些人——杀气太重。
  她条件反射地扭头就跑。少数民族…苗寨的…这些人不会是玩蛊的吧?没想到我这些师姐师妹为了杀我谁都敢请,真是瞎整!
  逐温转着弯跑,把这些人往离师姐妹远的地方引。要是他们发现了她们也是神水宫的,非得一锅端了不可。不过逐温不会让这种破事发生的,前面的树林就稀疏很多,视野更开阔,更方便她使用万象更新,一磕多非常轻松。
  正当她想着要把这批人一锅端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
  啊!王也!
  他没和哪都通那帮家伙一起下山,自己下来了!也对啊…他是个八奇技之一,当然不想和国企哪都通的人碰上。
  他喵的,坏菜了啊!他在我怎么能用万象更新,这不就暴露了吗?
  正当这个时候,王也也看见了正疯狂向他跑过来的周逐温。他一脸懵逼地停下了脚步。
  哎,对了!周逐温灵光一闪。
  转念一想,何不顺势而为呢,王道长不就是最好的武器吗。
 
  “王道长!救命啊!救我一下啊!”

  
                              •7.•
  王道长第二回碰见这姑娘,是在碧游村山下的林子里。
  他偷偷摸摸地躲着哪都通的人下了山,结果在树林里碰见了夺命狂奔的周大夫。她身后跟着几个使用蛊术的异人,纷纷朝她放出了毒虫。
  她怎么还在这儿,几天前早下山了不是?算了,不管什么事,先救人。
  王道长上前就是一通太极劲,蛊师们纷纷倒地,彻底瘫软。
  回头看看周大夫,坐在地上直喘气。
  “哈哈,谢谢王道长救命之恩。”
  
  “你怎么还在这附近,碧游村已经垮了,马仙洪也已经被哪都通捕获,这个时候回去,你只能被拘留。”王也说。
  “这样啊…还好我被您截在这儿。”周大夫笑了笑,“一想到要回去,我自己心里也打怵。”
        她上下打量了王也一圈儿,刚才他先后与金勇和马仙洪两番苦战,现在浑身是土,气喘吁吁,已然没什么力气。逐温内心很后悔,她不应该叫他帮忙的,还好追她的这些人比起他来只是一群草包。
         
  “这些人是谁,你为什么会被追着打?”王也问她。
  “嗨……一群恶性客户,我经常碰见这种人,怕配药师知道他们的目的就杀人灭口,之前我到这附近送货的时候,马仙洪帮我赶走了他们,我因此入了碧游村。”
  看来这姑娘配的药,也不是什么正路货。
  她调整好呼吸,站了起来。
  “谢道爷救命之恩,我走咯。来日…”
  “你要去哪?”王也叫住她。
  “当然是…回家。”
  她叹息一声。
  “唉,之后可能要金盆洗手了。就此别过吧,王道长。”
  
  王也望着她的背影,她好像刻意摆脱他似的。她倒底着急去干嘛呢?他心中飘过一丝疑虑。
  王也叫住了她。
    “等下,你知道这附近…哪有酒店吗,好一点的那种?”

  
                                         •8•
  …好一点的酒店?
  这道爷…还真住得起啊。
  周逐温望着价目表,普通单人间一晚七百八。真不造他哪来这么多钱,武当工资一个月到底多少啊。
  当他呵呵笑着说自己开了个小公司的时候,逐温琢磨着…不会是传销组织吧,或者违法邪教?养生团伙?
  这道爷莫非是养生教宗!
  
  “这是两位的房卡,您们的房间是423,电梯左转直走…”前台小哥将装在同一个纸包里的两张卡放在王也手里。
  
  “哎?等会!我和他不住一间!”逐温失声叫道。
  
  十分钟后
  逐温站在424号房的门口,面容平静地拿出房卡。
  同时,她的灵体正在狂抽自己嘴巴子。
  【刚才真是逊爆了…一点小事竟然吓得跟孙子一样…】
  
  “好好休息啊,周大夫。”王也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对她道别。
  
  “嗯,晚安道爷。”周逐温眯起眼笑了。
  
  进了房间,她又开始狂抽自己嘴巴子。
  【我到底是为了啥把身份证递上去的…我是疯了吗!】
  
  呃啊…
  
  她倒在了松软的大白床上,这酒店的床垫子真的比如家汉庭松软太多了,刚才还在冰箱里发现了饮料……而且住在王也隔壁至少能保证活到明天早晨,这钱花得还算值。
  对了,刚才递身份证的时候,王也应该没太注意家庭住址吧。
  算了,即使他记住了那个住址也没用。他什么也不会查到的。
  现在最应该担心的,还是那些新的追杀者。
  “真想捣了他们老窝。”
  想完全脱离异人,真的太tm难了。
  
  “话说那道爷脖子上,缠着绷带来着……”
  逐温从床上一下子跳起,她从随身的皮包里翻出酒精、愈合药和绷带,穿着棉拖就出了门。
  
   此时, 王也站在淋浴间里,回想晚上发生的种种。周大夫在树林被一群蛊师追杀,自己偶遇救了她。看上去都是巧合,没有一点毛病,但事实往往暗藏因果。
   王也与她只有一面之缘,之后她就离开了。那时他从五魁和她的对话中,隐隐可以觉出她想离开村子,但时隔多日他却在山下碰见她。她是下决心离开的,应该不会回来才对,除非她——根本没有离开山上!
  她看起来没多么强,正因如此才需要马仙洪的保护,但是在那些蛊师的追逐下,她竟然毫发无损,胳膊腿上连个擦伤都没有,这说明她要么是隐藏了自己强劲的实力,要么就是刚遇上这批人。
  但假设她很强,她就不会回来求助,她有自信离开马仙洪也能自我保全,应该无论什么事都会自己抗下。但她却又慌不择路地出现在山下,这说明她能力不够,因此这个结论pass。
  她应该是刚刚下山,遇见了这群被马仙洪赶走后一直埋伏在山下的人。就此看来,她下山应该不比他早太久,那么从她离开村子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她一直藏在哪呢?她又为什么要假装离开村子然后藏起来呢?
  唯有这一点,他猜不透。她的真是目的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敲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王也来不及擦干,穿上酒店的浴袍就走出去开门。
  女孩抱着几个小陶罐和一只矿泉水瓶站在门口。她叫啥来着…对了,身份证上写的是 周逐温。
  她的目光扫过他裸露的胸口,和正在滴水的长发和脸颊。
  “哎呀,抱歉打扰了。”
  丝毫没有害羞的神色,她平淡地道了歉,目光上移至他脖子上的伤口。
  “噢,伤口还不浅呢,我有高效愈合药,等你洗完澡我再来吧。”
  
  “谢谢,我自己上药就行——”
  
  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女孩把门带上了。
  王也碰了碰伤口周围红肿的皮肤,她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我受伤的?仔细想来,她的脸上似乎没有一丝表情波动。
  对了,除了最初见面时惊讶的表情,她再也没有大幅度情绪变化。她总是十分地坦然,十分地冷静,即使是在向他呼救的时候也…
  所有的情绪都能控制的恰到好处。
  宛如在说,到此为止了。纵使我和你聊天很开心昂,但是我们不走一条路。
  他完全可以理解她的行为,毕竟他对于大部分人也只是应付了事。他能让家人朋友都满意,但那也止于应付罢了。这么看来,他们倒有些像呢。
  而矛盾也在这。如果她只是应付他,干嘛说了就此别过,还带他找酒店?又干嘛给他愈合药?干嘛还住他隔壁,去别的旅店不就好了嘛?
  莫非是在报答他?懂得知恩图报,至少人不会坏到哪去,看起来对他也没所需……
  呃…算了吧,爱咋地咋地呗。
  
  王也很快地冲完澡,敲开她的房门。
  
  “噢,洗完了啊道爷。”
  她的眼神直接地投向他的脸,没有任何多余的目光漂移。这专注的眼神和冯宝宝有点类似,忽然觉得这女孩有点单纯的气质。
  
  “走走走去你房间,咦,你不习惯吹干头发吗?”她望着他湿漉漉的头发问。
  “不是…我怕你等久了,耽误你休息。”王也说。
  “啊,你真是个好人啊道爷 ,可我是个夜猫子,我的夜生活才刚开始呢。”
  
  夜生活…?在这种小县城能干嘛啊。
  咦,她话好像变多了。
  王也的脑子各种没边儿地想着,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道爷你把头发别到一边去,然后坐下就好。”
  王也用一只手将头发都拢到右侧,看着周逐温用那矿泉水将绷带浸湿,擦了擦他的伤口。
  “这是蒸馏水,先清洗一下伤口。”
  
         “这口子,还有几毫米就割到动脉了,你知道吗?”
  “嘶……”王也忍着痛,她将伤口内部都擦到,但她擦过的皮肉就变得麻酥酥的,完全不疼了。
  “是被猫抓了吗?真是严重的撕裂伤。”女孩问。
  “什么猫啊,是马仙洪的十二上根器之一的人偶,名字还叫默默抠什么的……”
  
        “哈哈哈哈,MOMOKO!那一只可真是神作啊!居然还会抓人(⁄ ⁄•⁄ω⁄•⁄ ⁄)嗯…金勇的喜好真有意思…”
  
         “…啥意思⊙_⊙……”

  “啊,忘了道长不食人间烟火了。抱歉抱歉哦。”女孩用胳膊挡住嘴笑着。
  “我早不是道长了,我都被武当除名很久了。”王也一脸叹息地说。
  “还俗了?”
  “呃,也不能这么说,但不是道士了。”王也说。
  
  “噢……没还俗……”
  
         女孩从用手指从罐子里挑出一些药膏,涂在他的伤口上。伤口完全没有痛感,只感觉凉凉的。柔软的指腹隔着药膏将温暖传递过来,王也的左半边脸一阵麻,脖子控制不住地抽搐了一下。
  “弄疼你了吗?”女孩注视着伤口,她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流露出一点心疼。
  “没没有,没有。”王也有一点点走神。 她似乎没有发觉。
  随后她用一小叠纱布覆了上去,用医用胶布贴好,又用细长的一条纱布轻轻缠了一圈。
  “好了。”
  她站起身收拾东西,一副马上就走的架势。
  
  “周姑娘,我多几句嘴…”
  她将头侧向他这边,“洗耳恭听。”
  “你这几天,一直躲在山上是为什么?”
  
  “哦…你这是算出来的吗?”
  这次她没有把脸转过来对着他。
  
  “算是吧。”王也说。他感到空气在颤抖,两个人之间隔着的那道无形墙壁,微微地摇晃起来。

  “我下山的时候看见哪都通的人了,呵呵,总是盯着各种地方的一群人……唉,所以我又折回来了。”
  “我想,如果他们对马仙洪出手,我管不了。但如果他们想害这些村民,我不可能不管。但我一旦给他们留下印象会很麻烦,只能藏在森林里暗中行事。”
  “那你为什么没有阻止我打昏金勇。”王也问。
  “那个时候我已经下山了,老铁。”周逐温说,“有道爷你和那个张楚岚在,村民们至少不会死,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
  “你不想救他们吗?” 王也感到奇怪。
  “我也没法救啊,我只会制几个毒药。投毒我行,正面争斗不适合我。”她很直接地说。
  她讲情义,也知道惜命,是个好事。
  王也将她送到门口。
  “追你的人,还会有吧?”王也关切地问。
  “没了,来的时候也是他们七个。”
  “反正我明天送你走,正好我也要离开这里。”
  周逐温向前走去。
  “……哈哈,那谢谢你了。”
  门轻轻地关上,走廊上,她远去的脚步声轻到接近虚无。
  她又一次逃脱,好像刚才帮他只是随手捡起一张纸那样平常的小事。那面墙没有被打破分毫,她毫无留恋地走开了。 但王也仍旧为她的动机而困惑不已。
        他渴望着某个不可能的答案,将自己困在了须臾之中。
  琢磨女生心思,这个诸葛青才擅长…他老王,完全没这个脑子。
                             
                               •
  
  半夜,周逐温突然被巨大的震动惊醒。
  “哇啊——这什么!”
  刚才好像看见王也面对着一个太阳那么大的火球…莫非,他正在内景中做什么危险的事?
  逐温拥有敏感的灵魂,附近其他灵魂的动向都会对她造成影响。更何况人与人的内景本来就不是不能相连。
  “游魂术——金蝉脱壳。”
  逐温的灵魂从脑壳里冒了出来,钻过墙壁,闯入了王也的房间。
  王道长正端坐在床上,乍一看是打坐,仔细看看他的脸,竟然布满了汗珠。
  【卜卦会损害占卜者的性命,他别是在占什么麻烦事!】
  逐温的灵魂一抹脸,用一张白面具将自己的脸挡住。接着,她将手按在王也的额头上。
  【游魂术——内景侵入】
  刚走进王也的内景,逐温就被那个大到超出正常人理解范围的火球惊到了,它占据了整个内景的景象,仿佛这里不是人类的内景,而是烈焰滔天的地狱。
  我的天,王也这是问了个啥。不管这是什么问题,这绝对会要他命。
  眼看着王也失神一般一步步被火球吸引过去,逐温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快速捂住他的眼睛。
  
  “呜啊————!”
  王也差点从床上跌到地下,刚才在内景中有两只手狠狠地捂住了他的眼睛。他摸了摸眼眶,温热的触觉依稀存在。
  是别的人闯入了他的内景,可周围没有任何人。
  
  那双手感觉很小,像是女人的手。难道是周逐温?
  
  王也打开窗户,从外面的阳台跳到隔壁的阳台。周逐温没有拉窗帘,横七竖八的睡姿暴露在月光下,倒是惊了王也一跳。
  “看来不是她,这家伙睡死了。”
  难道是那个时隐时现的怪人?王也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王也走后,周逐温眯眯睁开双眼。
  她回想王也拼了老命也敢去占那么恐怖的卦,心里一阵恐慌。
  王也这个人会的东西太多了,兴许哪天就把神水宫的门牌号也给猜出来。不行不行,被这种人盯上立马就没秘密呀!得赶快走,天亮之前就走……
  

评论(1)
热度(16)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