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一人之下同人】/【道长你走!】 王也x女主

       今天依旧是忙碌的一天啊...学习好累
          今天依旧是王道长的小痴汉!
                                 

                                           •11•

        当天晚上,周逐温被那群人劫走之后,王也在内景里给自己卜了一卦。 
  得出的结果是,救不救这姑娘对世界的影响不大。
  但对于自己,她说不定是一场劫。
  
  嗯,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救不救人,先打听到她下落再说。
  
  他拨通了张楚岚的电话。
  “喂,老张。帮我查个人,个人委托。”
  
  一天之后,张楚岚把周逐温的身份信息传了过来。
  周逐温,二十一岁,吉林省长白山市人,学籍不明。父亲不详。母亲周璎早逝,是山里的采药人。
  “她母亲哪年过世根本查不到,她原来经营的土产店早就换了好几个主了,她户口所在的地方…也早就拆迁了。老王,这大概是个幌子身份。”
  而且是个制作粗糙的幌子身份,王也想。
  “那好,吉林省有什么特殊门派没有,擅长制药的那种…等会,也许不是制药的…”
  “这个我也查了,没查出来。长白山啥门派都没有。”
  
  “唉,那你受累,帮我查查这女孩的下落吧。”王也说。
  “道爷,你跟这女的到底什么过节啊?”
  “没什么过节,我只是在碧游村见过她,现在她又莫名其妙成了我朋友的合作伙伴。但我占了一卦,这个女人和我的命运有很大关联。”
  “所以你要救她?就因为一个卦?”张楚岚问。
  “我倒想看看,这人对于我是多大一场劫。”王也说。
  “老王,我突然想起在碧游村的一件事,”张楚岚说,“当时我被黑傀儡下了蛊毒之后,有个人给我喂了不知道是什么水,然后我就好了。你说,该不会是她吧……”
  “蛊毒?”王也愣了。
  他想起来周逐温曾说过,自己因为制药经常有性命之忧,所以才会去找寻求马仙洪保护。
  她制的药水能克蛊毒,那么她自然会被用毒的人当做祸害追杀。
  他猜出她的下落了。
  
  “老张,跟我去一趟西南。放心,钱我绝对给足。”

                                •12•

       周逐温的手被反绑着,脸朝下贴在没抛过光的古旧地板上。她被绑来了苗寨,屋内全是七嘴八舌讨论着怎么弄死她的蛊师,现在就等寨主回来,给这个小祸害判死刑了。
  有人恶狠狠地踩她的脸,她没有反抗;还有人逼着她交出神水配方,她也不应声。现在的结果正好在她计划之中,她是故意被绑来的。神水宫与南疆蛊师结仇已久,双方互相灭过满门。此次他们知道天一神水再度现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即使是杀了她这个制药的元凶,之后仍旧会去找神水宫下落。唯一的方法就是借这个被抓的机会将这寨子屠戮殆尽,才能保师门安宁。
  现在,就等着大蛊师回来了。她一回来,逐温就开刀。
  
  门打开了,门外却不是大蛊师。
  逐温偏过脸去看,居然是王也、张楚岚和冯宝宝!
  王也这个蠢货!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什么人!你们知不知道这什么地方?”
  蛊师们拍案而起,纷纷放出蛊虫 ,却全部被乱金棹定住。冯宝宝一个箭步冲上来,割掉了绑住逐温的绳子。
  
  “冯宝宝你带她走,这些人交给我和张楚岚。”王也对宝宝说。
  “哎等会儿!”逐温大叫,“我东西还——”
  她的神水和武器,都不知道去哪了。神水她放在矿泉水瓶子里装着,大概能蒙混过关。但神水宫独有的惊雪刺,肯定会让她身份败露。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啥子东西嘛。”冯宝宝二话不说,扛起逐温就走。
  
  逐温从吊脚楼上往下望,院落里和小道上横七竖八地全是被揍翻的人。
  “你们真厉害啊…”逐温额角流下一滴冷汗。
  “不谢,拿钱办事。”宝宝说。
  “谁雇你们救我的?”逐温问。
  “屋里那个牛鼻子,你俩不认识么?”
  
  “唉,我跟他不熟救我干嘛呀!”逐温哀嚎道。
  他们这么一闹,怕是整个异人界都要知道天一神水出山了。自己要被师父骂多少遍祖宗不说,被师父通缉那可真的是完蛋。
  必须把冯宝宝引开,不然自己没法出招灭掉这些蛊师。
  “万象更新。”逐温小声嘟囔。
  宝宝背着逐温爬上了山坡,身后的吊脚楼传来一声巨响。
  “冯姑娘,你把我放这儿,回去帮那俩吧,”逐温说,“你看这谁都没有,我安全得很!”
  宝宝左右看了看,“那你在这好好呆着,我们一会回来找你。”
  逐温点了点头,看着宝宝跑下山坡。
  
  树丛后突然传出一个老迈的女性声音。
  “小姑娘,你是打算单挑我们所有人吗?”


                                 •13•

  话说王也和张楚岚这边打着打着,突然吊脚楼的一侧墙塌了。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盯着那面墙。
  这墙突然从中间碎开一道大缝,接着被巨大的力量从外面击破。可是外面连个人都没有。
  “这墙怎么回事。”王也问。
  “你们究竟带了多少人?”一个蛊师气喘吁吁地问。
  “我还想问你们呢。”张楚岚没好气地回应。
  “呵呵,大蛊师和大部分蛊师正在后山制蛊…你让那小姑娘往后山逃,哈哈哈,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没命了。”
  “你说什么???”
  自己太蠢了,是自己让那两个姑娘去送死了,王也在心里咒骂道。
  “张楚岚,剩下的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王也迅速冲出了小楼。
  
  他向后山山坡跑去,看见冯宝宝在山坡下面被一群人围住。
  
  “那女娃子在山上!”冯宝宝向王也喊道,“这些人交给我了。”
  “知道了!”王也用乱金柝定住这一帮蛊师,从他们中间跑过去。冯宝宝趁机对静止的蛊师施行暴击。
  
  而此时在山上,周逐温面对着大蛊师和二十个她的弟子。
  大蛊师手里抓着周逐温的皮包,里面有惊雪刺和神水。
  “老奶奶,你再不把包给我,我可要明抢了。”周逐温嘴角上扬,咬紧了牙关。
  
  大蛊师愤恨地瞪了她一眼,随即命令徒弟们。
  “上,杀了她。”
  
  面对蜂拥而上的蛊师和他们放出的毒虫毒蛇,逐温将手指并拢作刀状,向前方虚空一刺——
  “逝水诀——冰河开冻!”
  顿时,正前方十米范围内的毒虫全部被切烂,蛊师也向后飞去,狠狠地撞在树上或石头上。
  
  “果真是神水宫的传人,呵呵,没想到你们这些毒瘤这么顽强,七十多年还没有死光。”老蛊师讽刺地笑着。
  
  “不不不,毒瘤还是你们,我们只是手术刀而已,比不上比不上——”
  “不过,既然毒瘤碰上了手术刀,我就要让你们全部下黄泉!”
  
  “周逐温!”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逐温吓得差点没跪地上。
  “王道长,你不该来趟我这浑水的。”她转身对王也挤出一个笑容。
  见鬼了…他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不会是连长白山的户口都查了吧。当初就不该跟这小子搭话,逐温想。
  
       “这不是普通的杀人灭口,这些蛊师和你什么仇?”王也问。
  周逐温把脸别了回去。
  “道爷,你管这么宽是会没命的。”
  
  王也甩出土河车,把剩余的蛊师和毒虫都困住,只有老蛊师和少数人逃脱。他一个箭步上前,挡在周逐温和老蛊师之间。
  这道爷,还没完了啊。脑子这么好使,人怎么这样傻?
  “王道长,停手吧。喂,玩蛊的,只要你放这些局外人走,我就交出配方。”
  
  “你搞错了吧小姑娘,”老蛊师说,“这七十年来,只有你一个人能配出天一神水,我们要的是你的命。你死了,我才能放他们走。”
  
  “好吧好吧,命也给你们,你们要什么我都给。”
  她刚想往前走,王也一把拦住她,“你站着别动!”
  “等一下,别——!”
  没等逐温说完,王也向老蛊师冲了上去,用太极劲擒住老蛊师的手。结果就在他碰到老蛊师手腕皮肤的那一瞬,他突然感到手指传来刺骨的疼痛。
  “这是什么!”
  
  “看来你极少跟蛊师打交道,”老蛊师冷冷地说,“你已经沾了蛊毒,你的只剩下三分钟了。”

评论(4)
热度(13)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