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一人之下同人】/【道长你走!】 王也x女主

今天我终于想到了一个阔以凑齐全部链接的好办法!
那就是——
写一篇,就在记事本上粘贴一个链接......
【好蠢...】

  ——被作者蠢哭的分割线————

                                         •14•
  他喵的,这道爷也太莽了吧!没听见我喊停吗?
  蛊师都会在手上沾毒粉,他们的皮肤受过锤炼,这种小毒侵不进去,但一般人就不同了,只要手上破一点皮,碰一下绝对是分分钟绝命的节奏!
  王也已经站不稳了,他勉强撑着奇门,削掉了几个蛊师,渐渐地挪不动步子。周逐温的心好似噎在食道里,老蛊师的话如假包换,他真的要死了。
  
  “周姑娘,我撑不了多久,你快跑……”
  
  闭嘴!
  逐温咬牙切齿。别再哔哔叨了!
  “逝水诀——狂风浪蝶!”
  她向前跨了一步,现在与老蛊师距离是五米,刚好足够打出这一招。这一招将炁聚集到手掌上,蓄力五掌连推,用炁震荡巨大的气流,第五掌能将五米范围内所有事物震飞,而第六掌一定能让其送命。
  老蛊师在她的掌法下,左右躲闪,尽管她前四掌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还是被她的第五掌震飞,逐温的皮包也飞脱出去。
  周逐温没有打出最后一掌,她飞快地捡起皮包。然后返回人事不省的王也身边,一把将他扛在肩上,向森林深处跑去。
  “万象更新。”逐温再次低喃,森林边缘的大树就伸展枝桠,封锁了入口。
  她躲到一棵粗树后,让王也倚在树下,此时他碰到老蛊师的那条手臂已经开始溃烂,气息也快消散了。
  “道爷,你清醒一点。”
  她掏出那个矿泉水瓶子,撑开他的嘴,倒了一点神水进去。又在他溃烂的手臂上洒了一些。
  这个时候,三分钟刚好到,一秒也不多,一秒也不少。他的气息已经感觉不到几毫了。
  周逐温从没这么害怕过。
  她的身心都在颤抖,如果那时候她能放弃独善自身,就能不顾及他在旁边,直接取走老蛊师性命。他也就不会中这蛊毒。
  她救过不少人,至今没有直接杀过人。她害怕眼看着生命在眼前散去,而且偏偏是这个人的命,这个世间独一无二的王道长,脑子好使却总爱做傻事的道爷,他的命就要随风飘散。她怎么也忍受不了,怎么也无法原谅自己。
  “王道长,你可不能死。王也!”
  任凭她怎么摇晃,王也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原来如此,神水宫居然藏着这么多好东西…看来是时候去把长白山翻一遍了,”
  老蛊师不知从哪带着她那些徒弟翻进树林,此时竟站到了逐温身后。
  “是叫万象更新?像你这种年轻女孩,拥有这种奇技淫巧只会成为各大门派的争抢对象。不如你把它给我,你还能活命。”
  
  活命?你想错了吧,老太太。
  “好啊,我让你见识见识——万象更新!”
  
  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变动。但老蛊师突然凄厉地惨叫起来,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逐温的声音扭曲了,变得柔软而残暴。
  “怎么样,我还从来没有尝试用魂魄影响周围的活物呢。现在你们所有人都在我的内景之中,只不过是我幻境中的傀儡……自己的生命线被别人提着,还好受吗?”
  
  老蛊师已经说不出话,她身上每一块骨头都恐怖地扭曲着,四肢挤压在一处,被撅断了缠绕着自己的身体。周围的蛊师都吓坏了,站在原地丧失了行动力。
  “盯上我师门的家伙,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在场的谁都跑不了。”周逐温阴狠地低吼。
  逐温从包里拿出剑刺,刺向老蛊师的脖子。瞬间,所有蛊师都七窍流血,连张楚岚和冯宝宝面前的那些也是如此。
  
  一道猩红的弧线,老蛊师的头颅滚落在地,逐温凝视着着沾血的剑刺,随即将冰冷的刀刃贴上自己的脖颈。
  如果我活得越久,神水宫的危险就越大。逐温想,不如现在一了百了,也断了那些师姐师妹出来撒野的念想。
  唉,王道长,在听见你和张楚岚的一番话的那时,我就注定要在这异人的地狱里永远轮回了。
  
  “周姑娘,喂!你干嘛呢!”王也的手紧紧抓住了她握着剑刺的手。
  “别动!停下!”
  她惊讶地回头,他已然活过来了,手臂的腐烂痕迹也消失无踪。
  “…王道长。”她喃喃地说。
  
  她的手垂了下来,她看到王也的眼神变了。
  
  “这些……”
  王也看了看四周那些扭曲横死的尸体,欲言又止。
  
  “是啊,全是我干的,”逐温瞬即反身,将沾了血的剑刺抵在王也的脖子上,“王道长,如果哪天你把我的能力和师门说出去,你就会变得和这些死人一样……”
  
  “我不会说出去,你放心。”王也说。
  逐温狐疑地盯着他,两个人眼神交汇,他们明明有很多事想解释,言语却在凝望之间失去了所有价值。
  
  她终于放下了剑刺,眼神复杂。
  “唉,道爷,你知道自己接了个多烂的摊子么。”
  逐温叹息一声,从包里拿出纱布和应急药,给王也裹伤口。
  
  “先不用帮我,咱们快走吧。一会张楚岚他们要是看见这些人的死法,你不就暴露了。”王也说。
  
  “谢谢提醒哦,但是张楚岚那边的蛊师…你觉得他们不是这种死法?”周逐温说,“我早暴露了。”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术士?”王也问。
  
  “我不是术士,这也不是什么奇门法术。我可以让灵魂出窍,以此将自己的内景与现实融合,对周围的世界造成干扰,你知道闹鬼现象吧?闹鬼就是死人的魂对周遭事物的干扰。这种事其实灵魂强力的活人也能做到,这就叫做游魂术。”
  
  “这不是神水宫的能力吧,你莫非有别的师父。”王也问。
  
  “我不知道。”周逐温说。
  “我没有学过这个技术的记忆,只记得它的名字,而我的师父神水宫宫主的确没有这个能力。”
  
  周逐温泄了气一样坐在地上。
  “唉,让你知道了这么多,本来我是该自裁的。如果你不来救我,我就没这么多顾及…”
  
  “你该不会是,故意被抓的吧?”王也愣了。
  
  “是啊…我必须将对我师门有害的人赶尽杀绝。”逐温无奈地说,“被抓是抵达敌人老巢的最快方法。”
  
  “我和张楚岚都是八奇技的传人,我们现在的处境和你一样艰难。你不用担心,我确保我们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王也说。
  
  “好啊,如果我暴露了,我就杀了你哦,”逐温咧开了嘴,“反正你这条命也是我给你的。”
  
  “唉,你可真狠,”王也笑了笑,“很少有姑娘能笑着说出这种话来。”
  
  “果然卦上说得没错。”王也突然感叹。
  “什么卦?”逐温一脸好奇。
  “我来救你之前给自己占了一卦。”
  “噢,我猜你的卦劝你别来,结果你还是来了,这不是标准的找死吗?道爷。”逐温笑了。
  “但我还没死,这还没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呢。”王也坦然地说,“你我现在不都好好的吗?”
  “嗬,真大胆啊你。你跟张楚岚不同,不仅没有靠山,还要保护家里人。你连独善己身都做不到呢……还来救我。”逐温说。
  
  “你让我放着你不管吗,我做不到。…你也不要再说自裁之类的话了,唉。”
  
  周逐温愣了。她一直以为,人为了自己活得下去过的好,什么都能做。
  这种为了别人活的下去而什么都做的人,真是活久见。
  
  莫名其妙地,体内一股暖流涌散开来。这还是她在龙虎山看见的那个眼珠子轱辘转,狡猾又咄咄逼人的小道士吗?那双挂着黑眼圈的褐色眼睛,此刻为什么温柔得很呢。
  “道爷……”
  那双温柔的眼睛,竟然让她一时间心生邪魔,妄图为了它堕入这乱世。
  既然你没有同僚,那就带我走呗?
  逐温差一点点,就把这些话说出口了。但她不能说。不能说,连想都是罪过。
  跟她待在一起,不知道会碰见什么灾祸。那卦也说了,她是一场劫。
  
  她只能挤出一个凄楚的笑容。
  “唉,道爷,我谢谢你了。”

评论(1)
热度(11)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