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一人之下同人】/【道长你走!】 王也x女主

漫画咋还不出王道长呢...等剧情等得好焦灼
这两天抢到了一人之下的测试号
哎嘿嘿嘿...3D场景挺顺眼,剧情不雷
作为一个同人手游,魔方把一人之下做得不错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十六号中午十二点之前加手游官方群745522521抢二测名额哦

不知道说出群号来算不算犯规
嘘.........

——担忧被封号的分割线———

                               •15•
  “万象更新。”
  周逐温望着地上的尸体,打了个响指。尸体和血迹瞬间都化为沙尘。这样方圆百里杀人的痕迹全部清理干净,只是她至少一个周不能再使用万象更新。
  
  “我们走吧,道爷。”虽然这样说,她的双腿却显得软弱无力。
  
  “你没多少力气了吧,”王也对她说,“你的脚步已经不稳,气息也紊乱了。我背你走。”
  
  我
          背
                你
  
  逐温一哆嗦,她四肢好像过电一样麻了一阵,还好脸没红。
  “啊?你不不用不用不用不用——”
  她从没被人背过,小时候师父曾抱过她,不过很快就抱不动了。现在居然要被男人背?不存在的。
  王也背朝她蹲下了,两只手放在背后,对她做了个“来啊”的手势。
  他喵的。
  趁他没看见,逐温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要不…试试…吧?
  
  逐温走上前去。
  “这要怎么……”她小声问道。
  “啊?你没有被人背过吗?贴到我后背上来,双手抓住我的肩。”
  逐温在心里不停地抽自己嘴巴子,不停地抽。然后她照做了,蹲下来,伏在王也后背上。
    王也两条胳膊往后一收,两手抱住她的大腿,猛地一提气站了起来。
  “噫!”她忍不住叫出了声。王也的手贴在她的大腿内侧,从指腹和掌心传来的温热宛如闪电在她的皮肤蔓延。
  “小心点,你要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我后背上才行。”王也往后回头,将她的大腿抓得更紧了。
  
  不是因为这个我才“噫”的啊!能不能松松手!
  
  然而周逐温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把头埋在王也肩膀上,大气不敢喘。
  “你是不是怕高啊?那你就盯着我的耳朵,别往地上看。”王也说。
  “没什么...我,已经适应了。”逐温咧开的嘴角抽搐着。
  
  
  王也背着她走出树林,她抬起头俯瞰着山谷里连绵起伏的苗寨,在无尽房檐的远方,蓝色穹顶上的白云快速奔走,如果今天只是普通旅旅游多好,此时一定会感到很温暖很惬意吧。
  大腿传来的手的触感渐渐习惯了。自己竟然伏在一个不熟的人的后背上,很放松地欣赏着美丽的景色。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这种事,也没有对和别人待在一起感到过安心或者舒适。她望着王也的侧脸,忽然想彻底放松,就这样死去或许也很好,因为此刻支持她一直逃亡着活下去的目标已经达成了。
  那一天,她发誓再也不要被囚禁在只有仇恨、夺取和暗害的神水宫中,她发誓即使一生被追杀只能不停逃亡,也要去寻找大千世界中争奇斗艳的绝色风景,只为了可以带着快乐,带着满足死去。
  现在这风景就在眼前,终于被她找到了。这个独一无二的道爷,不就是百年难寻的绝色吗。
  她伸出手,触碰了他的脸。想摸一下他是否是真实的,想确认这只在刹那流转的幸福。
  “喂,你干嘛呢!”王也不满地说,声音因为脸皮被扯起来而变得模糊不清。
  “哈哈,果然是活的王道长啊。”周逐温自言自语般说。
  
  “说什么胡话呢?我还能是啥,幽灵吗?”王也装作没好气地说。
  “下次闯进你的内景让你再背我一次吧。”逐温开玩笑道。
  “啊?那天把我从内景拉出来的真是你啊。”
  “咦?我做过这事么?”她用毫不知情的语气说。
  后背上女孩柔软的身体传来平稳的心跳声,仿佛声波共鸣一般,他心脏的节拍在向她的靠拢。他们好像在共用同一颗心脏一样,是共用一个核心的两只人偶。
  
  王也隐约感到,这女孩为什么会是他的一场劫。他的心绪在安宁的同时也吹进了一丝冷风。
  是在世间待久了的缘故吗,他是个道士,本应无欲无求,而这感觉究竟是欲求,还是一时的幻觉?
  
  山下,张楚岚和宝宝扬起手臂招呼他们。
  
                                  • 16•
  阳光正好,湖面波光粼粼,四个人坐着苗寨的小船,划向对面山沟的河岸。
  “吔?就是说周姑娘真的是那个啥水族馆的弟子?”张楚岚问。
  “是神水宫...二货。”宝宝纠正他。
  “是啊,你们可不能说出去哦,不然可是会被我师傅灭满门的。”逐温说。
  “不怕,我们家里都没人。”宝宝回答。
  “这么说我们是同病相怜了。”逐温说。
  
  “既然你们神水宫那么怕被世人知道,你又是怎么出来的?”张楚岚问。
  “逃出来的,”逐温很平淡的说,“自从我制出天一神水,就变成了同门的眼中钉。她们每天都变着法儿暗杀我,因此我自请除名,逃出来了。”
  “要是我的话,我就把神水秘方告诉他们。”张楚岚说,“大家都知道了,你不就安全了么。”
  “不,只要资历够格的弟子都知道秘方,能学会的人只有我。”逐温无奈地说,“我那次也是偶然,后来我再也没有制出天一神水。”
  “那你都制不出来了,还被追杀?”王也说话了。
  “她们不相信我制不出来,一口咬定我有所保留,”逐温说,“况且,只有制出天一神水的弟子,才能继任宫主。哪怕只有一次。”
  “唉,等到下一个人制出神水之前,我是没什么安稳日子了。”
  
  “周小姐,你以后想怎么办?”张楚岚问。
  “不知道...反正不能继续为异人制药了,虽然我消除了死伤的痕迹,但这个苗寨一下子空了...外界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逐温说,“在异人圈里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暴露。在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觉悟这件事了。”
  “你现在有什么出路?”王也问。
  “不用担心,我在普通人中也有熟人,不会活不下去的。”逐温笑着说。
  “不过...真想把这个世界游个遍啊,一边逃亡,一边环游世界,想想也挺刺激的。”
  
  “想法不错,前提是你得有钱啊。”张楚岚哈哈笑。
  
  “老铁,我制一瓶药,比你一年的工资都多,”逐温自满地说。
  
  这么强的吗?怪不得那天在酒店,刷卡刷得那么平静。王也回忆起酒店前台的那一幕,不禁笑了。
  原本他是想请她的。
  
  “老王你个土豪坏笑什么,该不会是在嘲笑我吧!”张楚岚愤愤不平地说。
  “没有没有,只是一件好玩的事。”王也挡住嘴说。
  “周小姐我可跟你说,你使劲坑这个人,他可是中海集团三少爷,富得流油!”张楚岚拽着王也的衣服使劲扽。
  “不摇碧莲,你别瞎说,我可没穷到坑爹的份上!”
  “哦,原来是这样啊~”逐温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张楚岚...能不能别什么都往外说。”王也叹气。
  “但是周小姐也不是外人嘛,不然你怎么会救她呢?”
  “张楚岚!”王也跨到张楚岚座位上,两人随即打在一起。
  “船快翻咧,莫打咧!”宝儿叫道。
  逐温无可奈何地笑着,船在平静的河中心猛烈摇晃,推起道道波浪。

  
  不一会儿,船靠岸了。逐温第一次感到,和别人嬉笑聊天,时间竟过得这么快。
  王也把船绑在河边的木桩上,就像他们解下它渡河去苗寨之前一样,系上相同的死结。然后众人向山谷内走去,大约还有几百米就是公路,旁边是旅游大巴的停车场。
  
  逐温回头望着被安放好的船,觉得还有些不妥。
  “等下,我消除一下这船上的指纹。”
  逐温将手掌抚在船上,念了一句万象更新。
  随后,她的眼前一片黑暗。
  
  

评论(2)
热度(23)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