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储存心绪的处理器
拔下了插销
音乐盒轻轻旋转
每一个节拍 我都失去了一件宝物
再见老朋友
我打开了心门 同时也在道别
来自四方的风 装满我的哀愁

宣告

宛如饥饿的蚂蚁
遇见
炉火余烬的一粒尘

仅仅无味的咀嚼
把胃肠填满

只是必须要爬起
瞪着无声的世界
不反驳亦不抵抗
继续爬下去

揉皱的糖纸
投入纸篓的甜味
觊觎着仅剩一点的糖霜
就这样放弃吧

织一张美丽的网
网住瑟瑟发抖的自己
唯有此时
想做一条濒死的鲸鱼

关上门 漂到南极
这里只有一个空无的灵魂
在白夜嘤嘤絮语
挖出我的骨骸 烧掉它们
就将我遗弃在这里

恐惧

柔和的音乐让我痛苦
暴戾的音乐要击碎我的肋骨
宁愿活在没有声音的世界
将窗户用铁板封住 
再见 肆意翻滚的海浪
再见  陌生的车水马龙
敲击键盘 唱一首没有声音的摇篮曲
蜷缩在最柔软的棉被里
在温暖缠绵中窒息

慈悲的游戏结束了
我什么也没有赢得
什么也没有输去
再厚重的茧
也无力变为永恒

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朝日缓慢踱步而去
在阴翳的门背 吹响一曲鸟鸣
一切都踏上倒退的轨迹
从未来回归过去

思想
在没有付诸言语之时
最为可贵
如纯红的朝阳一尘不染
如深邃的夜色无可捉摸
如彩虹的影子 只在眼神中掠过
如没有合辙的齿轮 仍锋利闪烁
如花蕊的内心  不知风霜雨露
如未诞生的梦  未经历时间的打磨

只是幼稚的思念 
站在冰冷台阶的黑影
朝雾未起时幽怨的吐息

只是转瞬的蜉蝣
在灯火阑珊彳亍
被夜色渲染 扑进灯火来终结

心脏

无数嘴唇快速蠕动
掉落无数喧哗
静寂的中心
只留给我一人
心脏平稳地跳动
连满足还是寂寞都分不出

像未融化的饼干
堵在胸中
保持一个温度
不算灼热 也不算寒冷
就这样生活下去吧
没有太多斗志 也并非丧气至极

就在这真真假假中 走走停停
看遍路上的野花
以为你不再归来

结局总是回到相同的模式
在真相与假面之间切切换换
摇曳着 像一个痴儿
又像一个骗子
只骗自己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