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然后重新把她埋葬

我心底的那个自己
永远是柔弱、迷惑、傲娇的孩子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重新找到她

高丽营

我折断我的手指
你也没有回头
我可爱的女孩
你如此沉默 就像圣堂中泥塑的耶稣
所有未涌出的眼泪都是你的
上有炙热冬日的阳光闪烁
也赐我寒彻骨髓的不治之症

可爱的女孩
只可惜我和你是同样的人啊
将思念强加于诗句  声音却被虚荣封锁
用躯壳将你驱逐 灵魂却在索求回眸
失去将我重创 千疮百孔 而我却百般掩藏
不,我不是你的同类
你绝无我这般扭曲冷漠

围城之囚


你是一只哭不出来的迷茫空洞

知不可做梦我也甘愿荡漾其中
孤独逼出的情愿 现世报的杂念
转了一圈又一圈还
是原途折返 刺穿我层层铁壁
害怕吗 害怕吧  围城之中的囚人
再来一次无法不终结的游戏
除了做个坏人就别无他法

储存心绪的处理器
拔下了插销
音乐盒轻轻旋转
每一个节拍 我都失去了一件宝物
再见老朋友
我打开了心门 同时也在道别

宣告

宛如饥饿的蚂蚁
遇见
炉火余烬的一粒尘

仅仅无味的咀嚼
把胃肠填满

只是必须要爬起
瞪着无声的世界
不反驳亦不抵抗
继续爬下去

揉皱的糖纸
投入纸篓的甜味
觊觎着仅剩一点的糖霜
就这样放弃吧

织一张美丽的网
网住瑟瑟发抖的自己
唯有此时
想做一条濒死的鲸鱼

关上门 漂到南极
这里只有一个空无的灵魂
在白夜嘤嘤絮语
挖出我的骨骸 烧掉它们
就将我遗弃在这里

恐惧

柔和的音乐让我痛苦
暴戾的音乐要击碎我的肋骨
宁愿活在没有声音的世界
将窗户用铁板封住 
再见 肆意翻滚的海浪
再见  陌生的车水马龙
敲击键盘 唱一首没有声音的摇篮曲
蜷缩在最柔软的棉被里
在温暖缠绵中窒息

慈悲的游戏结束了
我什么也没有赢得
什么也没有输去
再厚重的茧
也无力变为永恒

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

朝日缓慢踱步而去
在阴翳的门背 吹响一曲鸟鸣
一切都踏上倒退的轨迹
从未来回归过去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