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一人之下】/【道长你走!】 王也x原创女主

头一回写同人文这种东西,恬不知耻地发出来了…嘿嘿嘿。
女主的门派是借鉴很多武侠小说里都出现过的神水宫,成分略有改动。
古龙大师在上,原谅小的这一回吧!小的实在是想借个有说法的门派,而不是瞎胡乱编一个糊弄过去…
小的会尽可能写个正经文的…应该没啥雷点

————————我是美好的分割线——————

   王也头一回见到周逐温,是在碧游村的小河边。
  那时候他刚到碧游村,由一个小姑娘引路在村子里四处瞎逛。随意溜哒着,就经过了这条从山上倾泻下来的小河。
   墨绿的树荫下,一个短头发的姑娘背朝他,站在浅浅的河水里。
   姑娘的背影窈窕修长,即使隔着宽松的灰色棉布短衫,她婀娜多姿的轮廓也明灭可见,王也想她转过来的正脸也一定好看。她下身穿着齐膝的棉布喇叭裤,裤脚敞开,露出又细又直的小腿。清澈透亮的河水刚好没过她光滑如玉的脚脖子。一双木屐放在旁边的大圆石头上,她是光着脚踩在水底的鹅卵石上的。
  王也趟过小河,那姑娘仍垂着手默默地站着,一动不动的,好像根本感觉不到身后有人经过。
   “咦,周大夫?”身旁的小姑娘喊了一句。
   于是她慢慢地转过头来,如恍然梦醒一般朦朦胧地嗯了一声,一眼瞧见身后的王也。
   她的眼神定在王也身上,一瞬之间讶异流转。随即她很快活地微微一笑,转过半个身子,“您好呀。”她说。
   “您好。”王也怔怔地回了一句。
  她那眼神是什么情况,认识我?我们在哪见过?王也心里琢磨着。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以前见过她。
  “这是我们村里的医生,周大夫。”小姑娘对王也说,“你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找她就行。”
  她望着王也,一双眼睛是玲珑剔透的灰,好像有淡淡的水雾缭绕。
  “嗨…大夫谈不上,我连执照都没有呢。只是山里的野中医罢了。”姓周的姑娘笑说。口音是令人舒服的普通话,偏一点京味。野中医说普通话这么溜?

   “姑娘是这山里人吗?”王也问。
   “不,我是一路卖药材经过这儿,看马村长热情,就留下来帮他几天。小女子略懂一点医术,也就只能帮大家看看病。”周姑娘说。
   药贩子?又是医生?能待在这村子,兴许不是普通人,但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一点点炁。王也想,这姑娘的来历有点奇妙了。
   姑娘仍侧着半个身子,偏着头望着他。
   “这位道爷,是想留下来?”

   居然知道我曾出家为道,果然是异人圈里的!
   王也笑笑,不动声色地说。
   “我早就不做道士了,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至于留下来…我只是被马村长请来逛逛,留下来不留下来还另说。看心情。”

    “哦——”姑娘饶有兴趣地笑了。
   “不过,道爷您罗天大醮上的表现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如果您能留下来,想必马村长是如虎添翼……”
  说到这儿,她的眼神隐去了半分笑意,多了一抹叹息。
  “五魁妹妹,马村长在哪呢?你去跟他讲,我一会去找他。”

  “好!周大夫决定留下来了吧!”小姑娘问。

  “差不多,但在此之前,必须要把客人订的药先送到啊。”周姑娘说。

五魁叹息一声,朝农田那边跑走了。

“道爷别担心,我对您无所图,只是上次去龙虎山送药顺便看了几眼天师祭会武,然后我就记住您了。”
她和善地咧嘴笑,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恶意。王也总觉得她不是觊觎他风后奇门的那一类人。看着她,王也莫名地紧张不起来。

“姑娘,我劝你还是走吧,这里不是什么安全地方,你们马村长…我总觉得他有诈。你把命搭进去可就不好了。”王也的语气严肃了几分。

姑娘没有露出任何反驳的神情,反倒笑了。
“我只是个会点雕虫小技的采药的,一个人在这世道上太难,我又不像道爷您聪明通透。马村长想做到什么地步我有数,谢谢您了,道爷。”

之后,王也再进村子的时候,再也没见过这个姑娘。他以为她应当是走了。不管她是谁,有着什么功夫,至少她远离了这个烂摊子。他稍稍放了一点心。

                                   •
   “无论如何都要走吗?逐温。”
   马仙洪坐在神机炉的阶梯上,面前站着穿着古朴短衫,看上去就是个美貌村姑的周逐温。
  “是啊,说实话,我真不想让这么多人都知道我的来历。知道的人越多,我家里越麻烦。我姐姐们来那么勤,迟早大家都要知道的。”

“那你出去后,谁来保护你?你那么些师姐师妹到处杀你,你一个人总有逃不过的那天,”马仙洪担心地说,“既然你愿意上山来,你就是我的朋友,我和大家会保护你的。这里没有人会害你。”

“到了那一天…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我从家里逃出来就是为了那一天,”周逐温坦然地笑了,“我还想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呢。”
她望向门外油绿的稻田,眼中的雾气被闪烁的阳光渐渐驱散。

“即使你死了,也要护着师门吗…你是个忠义的孩子,我尊重你的选择。”

“感谢马先生,若你有难,不管多远,我都会去帮你,”周逐温像个武家弟子那样双手抱拳鞠躬,而后轻快地走向被阳光笼罩的土路。

“神水宫的弟子…唉。”马仙洪叹息道。
七十多年前,因为掌门配出了克制蛊毒的神药,长白山天池中的神水宫被南疆毒蛊派惨遭灭门。虽说后来一批逃出生天的弟子打到南疆报了血海深仇,之后却都不知去向,原来是一直在天池隐居至今。
这个叫周逐温的年轻女孩,是神水宫弟子。说来也讽刺,她是为了逃避同门杀害逃出来的,因为自身天赋实在太过超群,而变成了众矢之的。
为了隐瞒神水宫存在至今的秘密,为了保住那张可以治疗蛊毒的神水秘方。她只得隐瞒真身,四处逃亡。
       

评论
热度(19)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