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n

【一人之下同人】/【道长你走!】 王也x原创女主

    今天并没有链接,如果想看前文的话就往前翻翻啵
    好累啊......要忙的事情好多。哼,任性。
    刚才在翻漫画复核自己的文,终于弄懂了“王也的张大床”是啥意思了,本来还以为是王道长和碧莲的拉郎配呢...哈哈哈恍恍惚惚哈哈哈
  
   
  
————今天是懒惰的分界线————

                                    
                             •9•
       早晨七点钟的时候,王也就醒了,他揭开脖子上的纱布,伤口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过一样。
  隔壁屋一直没什么动静,他以为周逐温没起,于是等了一个小时。八点的时候他站在她门口,过了许久没有动静。他又等了一个小时。九点半的时候他终于下决心敲门了,这时却被保洁阿姨叫住。
  “住这屋的小姑娘早就走啦。”
  
  啥?金蝉脱壳?
  这姑娘也太狠了,走的时候竟然一声不吭。没办法,王也只好背起行李,去赶回北京的动车。
               
  自那以后,周逐温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10•

       缘分,真他妈是个难说的玩意。
       王也第三回碰见周逐温,居然是在自己老哥们儿的聚会上。
       当他一眼看见坐在老金旁边的,握着一杯鸡尾酒的短发姑娘,整个人都惊彪了。
      “王也,这是我朋友小温,认识一下!”
        “哟,道爷!”周逐温乐呵呵地招了招手。
       “咦,你们俩怎么认识的?”朋友们都感觉很奇怪。
        “没想到居然在这儿遇到你。”王也笑着对周逐温说。
        “这就是命,”周逐温举起酒杯,“道爷,我先干为敬。”
        她这么一带头,各位都接二连三地海喝。众人借着酒,宣泄苦闷。逐温很快醉了,笑得摇摇晃晃。王也被劝酒到最后,也没法以茶代酒,只能喝了几杯。
       酒足饭饱之后,送走了醉得迷迷瞪瞪的各位朋友,只剩下了王也和逐温。
       王也晕得厉害,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他看着这个刚才一直发酒疯放声大笑的妹子,现在居然像没事人一样,仔细看,她脸一点也没有变色。她居然一直都是装醉。
       “周姑娘,好酒量。”
       “我从来没有喝这么多呢,真刺激啊!”她欢快地在原地转圈,“原来和别人一起吃吃喝喝这么爽,我真是躲起来太久了。”
        “呵呵...我一点都不觉得爽。”王也现在只想吐,可他又不好意思在女孩子面前吐。
       “是啊,你们整天都要面对这种应酬。可对于我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周逐温说,“学会适应普通人的生活。”

       “你家在哪?我叫车送你。”王也说。

      “哈哈哈,还是我送你吧,道爷。”逐温看着王也前仰后合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不行…我得顺顺气…要吐了。”王也直起腰来

     周逐温走过来,扳过王也的肩膀,伸手掐住他的脸。
     “道爷请张嘴。”
      王也脑子都吐空了,她说让他张嘴他就张嘴,随即感觉嘴里被塞了一个软软的圆球。
     “怎么样,清醒了吗?”周逐温扶着他的肩膀问。
       “哎?这是什么,”王也晃晃头,“我感觉没那么反胃了,脸也没那么热了。”
       “我现在啥都缺就不缺药。”周逐温笑了。
       “你真的不制药了吗?”他问。
       “嗯。我这样一个凡人不该沾手你们圈里的事,我醒悟了。唉,太危险了。”周逐温感叹道。
         凡人?王也自碧游村之后,一直以为她是异人。

       “你真的不是异人?”王也问。
        “我只是为异人制药的,可我只是个没什么功力的小女子,只能去寻求别人的庇护。”周逐温笑着说,“直到碰见马村长…我就后悔了。你们异人想法太多了。”

       “当时在碧游村,我其实想劝你别留下。但看来道长自有分寸,没有堕入那一劫,小女子放心啦。”
   
      “哈哈,你有心了。”

       王也手机响了,是杜哥。过不一会他就开着车过来了。
       王也拉开车门,“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逐温连连摆手,“我住的近,真的很近。”

        王也只好上了车。她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车开远,才悠闲地趟过马路。
        王也从后车窗看着那个窈窕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成为一个微渺的光点。
       不对。
        “杜哥,调头,跟着那个姑娘。”
         “干嘛啊,尾行痴汉啊你?”
        “瞎说个什么。这女孩肯定不是普通人。”
         车在前面拐弯,沿着这条大街开回去,路两旁再也看不见周逐温。
         她躲哪去了?道路两旁没个旅馆也没有岔路,难道她住在附近小区里?
       今天是老金定的饭店,不会那么巧吧。

       突然,几个人在他眼前迅速跑过,钻进了前方的小区。
      “杜哥,在这等我。”王也快步跟了上去。
       王也一步跨进小区,在地下停车场黑洞洞的入口,他目睹了那女孩被一棍子敲晕的凶案现场。
    突然,一个绑匪猛回头,看见了站在停车场下坡的王也。
     他喵的,赶快制住这帮人!
     “乱金拆!”
      怪奇的一幕来了,四个绑匪和周逐温顿时消失不见。原地一根头发都没留下。

      若不是亲眼看见,王道长根本不敢相信会有人凭空消失这种事。

     啧。
      不管这女孩是什么人,这摊子他王也接定了!
 

评论(4)
热度(11)

感情冲动的告解室

© Arton | Powered by LOFTER